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
个人资料
周公男
周公男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821,370
  • 关注人气:669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
正文 字体大小:

周公男原创散文《清明黄崖洞》

(2019-12-15 18:19:57)
标签:

清明

黄崖洞

扫墓

清明黄崖洞(散文)
王志新

农历乙丑牛年的清明节,我去山西黎城黄崖洞给爷爷扫墓。
爷爷官名王克恒,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由河北邢台去山西经营皮货生意的小商人。1941年的冬天,日本鬼子进攻黄崖洞暨“黄崖洞保卫战”前夕。日伪军在黎城抓夫给左权(当时叫了县)的鬼子送军粮。我爷爷因为自己办理了“良民证”,在县城经营生意,没有上山洞躲藏,被日本鬼子抓去当夫。汉奸翻译说是往黄崖洞附近的东崖底送给养。结果送到了南陌村以后,他们又说上级指示需要再转送左权。我爷爷死活不干,与日本鬼子争吵,并且撕打起来。日本鬼子用刺刀在爷爷身上扎刺了七八刀……傍晚有人给我二大伯捎信,“你爹在南陌村让日本人给捅死了,赶紧去收尸吧。”当时18岁的二大伯背着爷爷血肉模糊的尸体,葬在南陌村一处山坳,三年后的清明节把尸骨背回邢台老家周公村安葬。
“马革”裹尸还,英灵在黄崖。我与大姐桂香、二姐香梅、三姐改妹等10余人上坟祭祖。三姐王改妹把自己写的散文《回家过年》读了一遍,竟然使我们泪水倏然而下。文章中涉及一个情节,说是有朋友建议三姐申请国家给于爷爷以烈士的称号,三姐说希望朋友来黄崖洞看看,这里到处是当年抗日英雄的遗骸墓葬,清明时节处处是全国各地前来拜祭先人的呜咽声。“什么先烈不先烈”三姐在散文中引用一位山东祭祖者的话说。“八路军是为老百姓拼命,我们的祖先甘心情愿为八路军送衣物干粮,就是不愿意给日本鬼子做事情。为自己人干点力所能及伙计,都是自己家的事情,何必挣什么烈士呢!再说了,我们的祖先毕竟有后人,许多年年轻轻就战死疆场的先烈尸骨何在、后人又谁呢?”
今年山西黎城县政府规定:为了防止山林火灾,清明节祭祖不要点火烧纸。我们只好用鲜花与饼干、香蕉等进行祭拜。每人铲几锨新土轻轻地放在坟堆上面,生怕惊醒正在酣睡的祖先。远远望去,茶壶山下,一队队的红领巾们拾阶而上在“敬英亭”给英烈献花。在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的一线天,当年17岁的司号员崔振芳在此处凭险消灭日寇百余名,最后壮烈牺牲。现在这里是新辟的高山公园。中心堵泉成湖,上架六曲板桥,中建“敬英亭”,供游人赏景小憩。四周奇峰异石,云雾飞瀑,又有镇倭塔、飞虹桥、小山亭相点缀,组成一幅生机盎然的山水画面。顺山势步步登高,便是烈士陵园。陵园由纪念碑、烈士墓、题词石和纪念馆组成,屹立在四季常青的松柏丛中。谁言英烈没有后人,那一队队红领巾们不是烈士骄傲的子孙么?!你看许多祭祖者只是面向黄崖洞方向跪拜,问他们墓室何在?“不知道啊,战死在黄崖洞的英烈志士都是我们的先辈,不需要细究……”是啊!那些红旗下的红领巾就是先烈血脉的延续。望着远去的祭祖的人们,看着走来的红领巾们,我蓦然想:这里不仅仅是爷爷们与日本鬼子撕打被杀的地方,更不简单是17岁的司号员崔振芳灭寇百余的战场,而是一段闪闪发光的中国革命历史啊!……我可以骄傲地给后人说,这段光辉地历史正是爷爷他们用鲜红的热血写就的。
回到堂弟王建华家,热情好客的弟妹让大儿子云亮开车送我们去“红运大酒店”吃饭。堂弟大儿子说:“大爷,你来点菜。”“干不了这样的活儿……”我推脱着,确实也没有点过菜。小侄子鸡鸭鱼肉、山味野菜地弄了一大圆桌,菜盘转着,到了谁面前就伸筷子捡爱吃的来几口。不用下厨房,更不要刷盘子洗碗,清清静静地吃饭说话就行啦。十来口人围着一张桌子热热闹闹地用餐,亲亲蜜蜜地叙旧,东西南北无所不谈。小孙子王家坤立在凳子上面给大家一一敬酒,很好玩。主食点得是山西拉面,刚刚上的六碗,论大排小应给大姐桂香与小孙子先吃。桂香姐坚决不在饭店吃饭,嚷着回家吃饭。我说,钱已经花了,为什么不吃呢。他说,我不爱吃肉。实际我们今天要的全是笨鸡蛋打卤的面条,根本没有肉的。小妹晚梅说,“大姐你不吃一会服务员就会拿走扔到泔水桶里。”大姐这才不甘心地往嘴里拨拉面条,嘟囔着“太浪费啦”。吃完饭后,她看着服务员把一次性筷子收起来扔掉,连忙给人家要了一把,喃喃地说着,“回家还可以使用呢”。大姐桂香也有一处比较大的百货商店,当然的老板娘。节俭不过是她潜移默化地继承了父亲的习惯而已……
除了二姐香梅与三姐改妹婆家距离东崖底较远不能串门,我分别到南陌村姐妹们那里登门参观。在麦香妹妹家客厅里,迎春花与君子兰余兴未尽,仍然在高高兴兴地怒放。姐妹们提议在这里合影留念。我马上用数码照相机拍下了难得的“全家福”照片。
在黄崖洞敬老院,我见到老父亲养父家的人。三姐介绍我是谁谁的大小子,他现在也退休了。木讷的老人在细心摆弄着敬老院的花草,抬头瞄了一下,“认不得”,接着继续他的营生,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。是啊,快60年了,我是第一次来黄崖洞做客、走亲戚的。世间沧桑,悲欢离合淡化了老人的激动情绪,他对什么事情都很平静。
堂弟王建华建议我明天到舅舅家看望一下他老人家。“因为邢台有一个中国小记者培训班特约我给人家讲新闻摄影课,不能久留,下次去吧”,我这样解释着。堂弟也没有再勉强,下午我便登上返邢的高速客车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