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
个人资料
liyifuzhifu
liyifuzhifu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834
  • 关注人气: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玩物记

(2013-07-03 16:08:23)

养生,重要的是养性灵,性灵是物给予的,所以古人说要有物喜,写了几篇物记,希望能成百篇,记录成册,也算认识了世界的一角。

微盆景记

 

久居闹都,长疏荒原之气,少闻山野之息,遂于斗室自制微盆石景百座,聊解自然之渴,聊补天工之憾,雄峻奇伟,细秀诡朴,自成天地之象,自在方寸之气,自得氩氖之态,赏目、愉心、蓄志也!

得闲遍访,陶坊砂肆,淘石挑盆,种苔植石,摆型造景,养藓护泥,情之寄处,趣之藏所,小情真切,小趣久远,曰:有闲暇者无妄欲,有雅兴者无大恶。

烹小饪如治大国,制小景如指江山,揽天地入怀,移乾坤入掌,沧海一粟还是水,苍山一粒终为石,有志者青叶为刃,有情者草木皆笺,又曰:玩物养志也!

兆云记于六可居

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

求百佛记

 

有缘与佛亲近,有幸与禅相伴,立身之处,随筑心舍,求得诸沙弥百态,供堂入座,或嬉戏、或庄严、或憨讷、或顽谐、或参悟、或禅习、或愁眉、或咧嘴、或指天、或接地,恰如人间百相,每入案前举拜,常博会心一笑,胜似诵经焚香,佛本无相,何必金装;佛本无常,何妨模样。

谁说庄严便是佛?谁说袈裟才是僧?着相为迷,执相为妄;既言真心是道场,即是心舍胜庙堂,万千法门,守真惟一,苦行僧当是僧,欢喜佛也成佛,你求你的,我得我的,向佛路上,度己为上。

兆云记于六可居

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

 

访青瓷记

 

每途径龙泉,必访青瓷,只为满目翠色。观天下窑,越瓷与禅尤为亲近,其温润剔透,如君子勃发;其披翠融青,犹意趣昂然;其吐嫩涵露,恰生机无限。香具茶器、文玩清供,无不素简,梅瓶菊罐、兰盆柳插,无不妖娆。

淘瓷有三乐,窑底捡漏之窃喜,搜库满载之大欢,挑精拣稀之得意。案几陈设,榻架赏玩,有静气、有意境,古人求味,今人追品,我寻遗韵。古云:家无钧瓷不富,我曰:舍无青瓷不净。此乃自得自乐也!

兆云记于六可居

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

养佛珠记

 

世间珍宝,独爱佛珠,白菩黑檀、南红黄玉、沉香金楠、琥珀蜜蜡,无论出身质地,只认眼善缘份。终日摩挲,经年盘养,珠不离手,佛不离心,凝神、聚精、养气。你诵经号佛,我数珠止念,同为修行。

万物有灵、万物通神,注之气血,倾之意念,可养之圆润、可养之透融、可起浆、可起脂,事在人为,物在人惜,至极,殊质同归,至终,百珠如一。人养珠三年,珠润人一世,善待!善待!

兆云记于六可居

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

案田记

 

书斋腊月多燥,少灵动生气,催春念起,捡出闲置茶盏香碗、石壶陶杯,拾得弃之菜心萝缨、蒜姜芋蔬,器养之、水滋之。不日即素心抽芽,丰收景象,不输梅兰,不逊园圃,噫!心中有乡土,处处有桃源。

忙时耕文犁字,闲时浇水捋菜,人生百年,最忆还是农家。念起童稚时,偷食蚕头花,念及姥爷家,竹林挖笋忙,更梦与五柳先生相伴,采薇种菊,修篱烧柴,你在日下锄禾,我在心中种田,等尔!等尔!

兆云记于六可居

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

研茶器记

世人好茶,却无同识共器,天下举禅,但乏真知实义,皆论茶道,岂知有道必有法,法今何在?

茶载道,器承法,自唐茶圣创茶器二十四式,至宋审安老人制十二先生,历崇绿、尚红、厚青、扬黑,经团、点、煮、泡,茶习变迁,茶席失序,然道虽式微,精神犹在。

于之,循古辨迹,按图索骥,继古之骨血,承今之风尚,欲制禅茶十八器,其茶品六组,可品、可饮、可敬、可独;茶伴六件,可净、可烘、可贮、可碎;茶玩六器,可幽、可养、可佐、可煮。宜庄宜陋,宜悟宜赏、宜藏宜礼。因法悟道,方为正道。

友棒喝:莫言道,只喝茶。吾答之:既为道,不敢渎!

兆云记于六可居

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

 

六可居记

可读、可酩、可茗、可餐、可寝、可玩,故曰六可居也!是为藏身、栖心、憩灵之地,舍不拘小,有静即可,居不拘陋,几净为上,自宁而天下明,己浊而宇宙混,天下之大,最难寻心舍一角。

为弑轻狂,藏茶、藏砚、藏胸怀;为杀狷傲,养龟、养草、养境界;为压慌张,玩香、玩琴、玩心态;不解方寸,不追时光,不谈玄说妙,不论贵轻贱,山川也有生死,江河自有轮回,只求小得意,但冀大自如。惟有当下!

最得意时,密友问茶,好朋呼酒,山人指谈,闲客喧欢;最满意处,喝逍遥茶、读闲情书、品绝滋味、写好文章。如是!如是!

兆云记于六可居

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


藏老茶记

凭心而论,喝茶之乐难敌藏茶之趣,每每觅得新茶,饮之一二,藏之八九,缸藏瓮储,罐存坛留。记初尝体会,念来年滋味,察岁月变化,观时光转换,思趣、念趣、忆趣,才是真茶趣也!

藏茶,须无分别心,莫管名山野茶,无论青红黑白,经得起年头,熬得住岁月,一经茶香褪去,终得同般三味,陈味,乃沧桑之味,沉味,乃积厚之味,醇味,乃祥和之味。茶无贵贱之分,只有真伪之辩,贵贱乃人识,真伪乃天设。藏茶,须存随缘心,喜而不迷,嗜而不痴,但凡痴迷,皆生图欲,难具清明,只问来路,不念去处,有喝是福,能敬是缘。

每上新茗,朋无不雀跃,每奉老茶,友无不肃然,吾叹道:最敬还是时光!

兆云记于六可居

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


凋零记

养莲植兰,最忧萎蔫,断苇折柳,犹怜日短。其实不必,欣固可欢,败亦可挽,君不见枯兰干苇,气节尚存,败莲残柳,余韵犹在。若辅以朽木破瓦,佐以丑石颓陶,反呈意趣,立显清远,生机隐现。呜呼!心随境移,境亦随心转。

凋零最为幽远,一如惆怅,由荣入枯,由枯入定,本无常;二如悲悯,天下卑微,皆有归处,当如恭;三如欢喜,无谓善恶,无畏生死,即是大圆满。

欣,可情浓,败,可情深,定,可情长,吾,惜情缘!

兆云记于六可居

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